孤儿网

帮助孤儿 孤儿救助
故事是真人真事,我自己平时会抽出一些时间帮助孤儿们,期间发现很多命运多舛的可怜人在童年都有这样那样的悲惨经历,写下她们的故事是希望大家如果遇到了这样的人,不要把她们看做异类,对她们多一点点理解、多一点点善意、给一点点帮助。故事在我的微信朋友圈19920097945、QQ空间66508122、新浪博客、百度“救助孤儿”贴吧里面都有转发,微信绑定手机号是实名认证的。


另外多说一句,写下柴磊的故事是提醒各位,生为孤儿,大家最缺乏、最渴望的就是亲情,但恰恰这一点成为了所有孤儿的死穴,别人的一点恩惠、一句关怀,都能被感动到舍得把自己的性命交给对方。柴磊的惨剧不是个例,很多孤儿成年之后都被骗过,只要骗子打亲情牌、对你柔情似水,无论多弱智的骗局都能让很多孤儿上当。这是写这个故事的初衷:警示大家,在自己足够强大之前,慎打亲情牌。


常言道“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前天提到百合的故事,其实遇到她的时候我也是这么想的:“这么唠唠叨叨的有点神经的女人,也难怪会有这样的遭遇”,但是当我耐心听完她的故事,才知道自己错了。在那样的环境中长大,在非人的虐待中苟活,换个玻璃心的人早死了八次了,换成我们任何一个人也不会活得比她更好。百合在暗无天日的地狱中艰难的爬行了十几年,历尽艰辛、终于来到了人间,但依然活在社会黑暗的角落,每天忙得累成狗。即使如此辛苦,但为了眼前的一道光,仍然在努力地活着。自己的宝宝就是她眼前的那一道光,是她的未来。

而柴磊的未来,连那一道光都没有。

柴磊是个河南小伙子。作为救助孤儿的个体,多可怜的孩子都遇到过,但听到他的故事,仍然让我惊出一身冷汗,因为他的可怜、可惜、可悲,已经到了恐怖的程度。

作为理工科职业码农,脑子是我们这个人群吃饭的根本,如果有人加过我微信或多或少都会有一些印象。但柴磊是什么时候加我却完全不记得了,他就像个幽灵一样地突然出现在我的微信里。2019年2月1日晚上,他连发两条朋友圈,第1条是:死得真尼玛太惨了,做鬼也不会放过你们。第2条的口吻更狠,第二天早上又被他删掉了,不记得具体内容。看到他发的消息,即使隔着屏幕,依然能感觉到那言语间流出的阵阵寒意和无声的恐怖。怀着恐惧的心情,我开始去了解这个幽灵般的家伙的内心世界。

柴磊河南小伙子,是个苦命的人。刚出生的时候,妈妈大出血,奶奶得了癌症。面对着年幼的儿子,病中的妻子,不治的老母,柴磊的父亲没有得子的喜悦,取而代之的,是无尽的愁苦和生活的压力。这个男人每天像背负着三座大山,每一步旅程都精疲力竭,却只能咬牙继续前行。

六岁那年,柴磊的父亲一觉不醒,就这样平静地走了。家庭中唯一的顶梁柱悄无声息地倒下了,随之而来的不是破壁残垣的苟延残喘,而是风卷残云般的崩塌:父亲去世那年,母亲改嫁了远走他乡。一年后奶奶在悲痛欲绝中与世长辞。本来完整的一个家,转眼间只留下爷爷和七岁的娃娃生死相依。

很快,爷爷也去世了,从此身边没有了亲人。这就是他的童年。

我不知道他是怎么长大的,只知道一定是历尽了艰辛。昨天,我的一位好兄弟说“我以为00后们全都生活在天堂的”。哎,傻兄弟啊,只能说那是你身边的00后们。

在周星驰版本的苏乞儿电影中,苏乞儿和父亲落魄潦倒时,被人逼着吃狗食,无奈之下、只好屈服,吃了一口却发现居然如此美味,还兴奋不已、叫老爸一起来吃“哇,老爸你看,居然有肉丝耶……”,相信很多人看到这个片段的时候都笑疯了。但很多人不知道的是,有一些人看的时候却能想起自己的童年、泪流满面。实际上,如果你认真体察过孤儿的世界就会知道,很多孤儿都做过类似的事:从猪食里捞红薯,偷吃隔壁家喂狗的食物……这些事在90后、00后的孤儿们身上并不少见。
成年后的柴磊,因为常年物质匮乏,身体非常消瘦,但身材并不矮小。一米八的个头,是他最最自豪的事情。但因为长期孤独、失眠、抑郁,一年到头都不怎么说话。

20岁的时候,因为渴望亲情,他去找了一趟自己的生母。不知道他站在十几年不见的母亲面前时,这个狠心的女人是怎样的心情。总之,新的噩梦就此开始,让我们愤怒到极点的一张张丑恶的嘴脸相继登场,一幕幕罪恶的闹剧轮番上演、并且毫无遮掩。

也许是出于对儿子的愧疚,母亲带儿子到北京看看失眠、抑郁、少言寡语的问题,看看这孩子脑子里是不是缺一根弦,北京那么多大医院,能不能给治一治。然后就被骗到了北京大兴的一家黑医院,被诊断出脊柱侧弯,治了一通;再诊断出强直风湿,又治了一通;再诊断出骶骼关节炎,又治了一通;再被诊断出颈椎病,又治了一通……到底花了多少钱我不清楚,只知道越治越糟糕,进去的是能跑能跳的20岁小伙子,几个月下来就已经宣布放弃治疗了。

事后很久柴磊得知,舅舅干脆直接把他卖给了医院做实验,卖了多少钱不清楚,只知道黑医院里的黑心医生这下就放开手脚、大胆实验了,在他身上扎了几百针,注射了各种莫名的药物,很快他就全身瘫痪,一动都不能动了。作为一个彻头彻尾的医学废料,直接扔掉是不可以的,会涉嫌谋杀(难道买活人做实验就不是谋杀么?),后来家人又拿了医院一点钱把他接回到家里。修养了整整一年时间,现在也只能走几步路而已,走几步路就头晕眼花,经常摔倒。对他来说,活着的每一秒钟都是巨大的痛楚,浑身上下的每一块肌肉、每一根神经、每一寸血管、每一个细胞都在拼命地通知大脑“我TM疼”。

这种情况下,你的大脑大部分时间是空白的,偶尔有一点思维能力的时候,能想到的往往也只有一个字“死”。这也是他跟我讲得最多的事情。

短短一年多的时间,活蹦乱跳的一个少年,变成了瘫痪,头发白了一半,每天像散了架一样,动一动就头昏眼花。每天被恶魔舅舅像畜生一样地饲养着。几次想自杀,可又不甘心。不甘心一辈子就这样痛苦地度过了,老天连一点补偿都没有。不甘心恶魔舅舅和黑心医生可以如此肆无忌惮地害人,却仍然逍遥法外,

这是柴磊的故事。

多希望00后们都是活在天堂的呀!



如需帮助请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关注孤儿网微信公众号,同时可接收认证信息与最新动态

 

在法律允许的范围内,孤儿网在此声明,不承担用户或任何人士就使用或未能使用本网站所提供的信息或任何链接或项目 所引致

的任何直接、间接、附带、从属、特殊、惩罚性或惩戒性的损害偿。孤儿网图片,文字之类版权申明,因为网站 可以由注册用户

自行上传图片或文字,本网站无法鉴别所上传图片或文字的知识版权和真实性,如果侵犯,请及时通知我 们,孤儿网将在第一时

间及时删除。如发现发布虚假信息者,请点上方方举报,经孤儿网核实后,锁定其ID存档其所有信息并 予以警告,情节严重的,孤儿

网就为国家司法机关提供相应的违法犯罪者的线索和证据让司法机关依法打击。凡以任何方式 登陆孤儿网或直接、间接使用孤儿

网资料者,视为自愿接受本网站声明的约束。

---------------------------------------------------------------------------------------------------------------------------------------------------------------

发表于 2019-2-12 13:02:03
系统提示!孤儿网所有通知都通过孤儿网微信公众号Guerwang和站内系统提醒发送,不会以个人方式联系您,敬请留意!孤儿网致力于孤残儿童、留守儿童、被拐儿童的救助、就业、助养。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9-7 10:20:34
系统提示!孤儿网所有通知都通过孤儿网微信公众号Guerwang和站内系统提醒发送,不会以个人方式联系您,敬请留意!孤儿网致力于孤残儿童、留守儿童、被拐儿童的救助、就业、助养。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新帖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 18岁男孩寻找一个依靠

    本人叫刘洋从小爷爷奶奶就去世了我都不知道他们长什么样,爸妈在我三岁就离婚了我一直跟我爸我姐生活后

  • 约1997年左右疑似从贵州六盘水被

    约1997年左右疑似从贵州省六盘水市被卖到江苏省徐州市邳县的小龙寻亲,真心希望能找到自己的亲生父母

  • 我想给孩子找个干妈干爹

    2个女孩大的14小的三岁,健康没毛病主要我身体不好,我现在一个人带2个孩子,真心的求帮助我一起抚养的

  • 寻人

    寻人启事:王芳,女,43岁,弱智,有精神障碍。福建省福州市马尾区亭江镇盛美村人。于8月13日上午十一

  • 帮忙孤儿学习就业!

    本店愿招收若干名孤儿!真正的孤儿!教他们一些技术!帮他们就业!学习带工资!可签合同!,人品正的孩

孤儿网|关于孤儿网|联系孤儿网|法律法规|手机版|Archiver

Copyright © 2006 - 2019 孤儿网 All rights reserved.鲁ICP备13018343号

Powered by Yuruan X3.2. Theme designed by 子女梦.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