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儿网

帮助中心 法律法规



阿尔伯特·奥布莱《新月》

◎沈浩波


月圆之夜


一个孤儿
站在天上


一个孤儿顶着硕大的脑袋
钉在无边无际淡蓝色墨水的天上


像耶稣
但脸上没有悲痛


像一幅画
它和万物的距离


是画中的天空
与喘息的人世的距离


一个孤儿
站在天上


大脑袋的
明亮的孤儿


看着我们
看着海水、灯光、我、畜栏、矢车菊


它向下看着一切
它并不想看,但睁着眼就能看到



纸船


我很悲伤
在这夜的温暖的流血的床上
握着你的乳房,我很悲伤


我很悲伤
亲吻你的嘴唇,我很悲伤
爱如刻痕令我悲伤
你如我心头之肉令我悲伤


液体般的幸福充溢宇宙
我将在此刻沉睡
睡眠像一艘纸船令我悲伤


我的悲伤来自遥远的星辰
那永不消失的
荒凉的气息
人生漫长爱将永存令我悲伤


蟋蟀的叫声被我遗忘
此刻我如此爱你,又如此悲伤
漆黑的纸船,漂浮在雪白的海上



温暖的骨灰


父亲越来越苍老
令我感到陌生
既不像年轻时那样暴戾
也没有老年人应有的温柔
仿佛失去了人类的气息
像一个木头做的
摆在家里的盒子
这感觉令我惊恐
我试着靠近他
伸出双手感受他的温度
我在他的体内
握到了一把温暖的骨灰
这下我放心了
父亲,他就是你
如此轻盈
被我珍爱的
抱在手心



清凉的悲伤


经常,有一种突如其来的,清凉的悲伤
令我有一些眼泪,几欲夺眶


人们从我身边经过,仿佛步履匆忙
他们其实并未挪动,心中居住着吃草的牛羊


我从人们身边经过,像一只悲伤的狮子
这些枯燥的肉体,是秋天衰败的草根,令我难以下咽


经过一座死亡统治的国家
经过灰白的被忘记的梦



那些疲惫的脸


那些疲惫的脸
那些疲惫的
水蛭吸够了鲜血
慢慢浮肿的脸


那些浮肿的脸
那些浮肿的
黄昏沉浸在恍惚中
慢慢晦暗的脸


那些晦暗的脸
那些晦暗的
灵魂填入磨盘
慢慢模糊的脸


那些模糊的脸
那些模糊的
眼神吐出气泡
慢慢幻灭的脸


那些幻灭的脸
那些幻灭的
乌云被光线驱逐
慢慢苍白的脸


那些苍白的脸
那些苍白的
人生被巨锤击中
慢慢粉碎的脸


那些粉碎的脸
那些粉碎的
绝望被时间舔平
慢慢麻木的脸


那些麻木的脸
那些麻木的
记忆泛起涟漪
慢慢忧伤的脸


那些忧伤的脸
那些忧伤的
水汽蒸发到空中
慢慢湿润的脸


那些湿润的脸
那些湿润的
土地长出青草
慢慢温柔的脸




【诗人】



沈浩波,诗人、出版人。1976年出生于江苏泰兴,1999年毕业于北京师范大学。2004年,受邀到荷兰与比利时举办专场诗歌朗诵会。出版有诗集《心藏大恶》、《文楼村记事》、《蝴蝶》、《命令我沉默》。曾获《人民文学》诗歌奖、中国首届桂冠诗集奖、第三届长安诗歌节. 现代诗成就大奖、第十一届华语文学传媒大奖.年度诗人等。
【诗评】
小议沈浩波
文/雷平阳
每次见到浩波,他都是个笑和尚。但这个笑和尚口无遮拦,见佛杀佛,总是把自己放在刀尖上。对中国现在的寺庙中的和尚群体有所了解的人都知道,大多数"遁入空门"的人,似乎都是些在现实生活中遭受过挫折,受到伤害的人,之所以做了和尚,寺庙不失为避难所和甲级医院。这当然不是佛教收徒的原旨,吊诡的是这种现象具有普遍性。只不过,与和尚们静悄悄的反抗有所不同,沈浩波作为领受"时代"创伤的"笑和尚",他没有选择绕道走开,而是做了一个收起笑脸便一派张狂之相的怒目金刚。值得我们认真辨别的是,他这个怒目金刚,不是端立于庙门入口的那些,而是拔剑自卫、挺身涉险的"我"。
沈浩波的"我",从来没冒充耶稣释迦牟尼,也不是诗歌界满眼都是的伪道士中的一个。这一个"我",血性、邪念、悲悯、讨巧、装佯、焦灼、无奈、反讽、自虐、尖酸、决死、冷漠、悲怆……什么样的现代性的羊杂碎都掺杂在一起,仿佛就是为了对应轰轰烈烈地高速运转的时代的搅肉机。这个"我"不怕粉身碎骨,常常又能借尸还魂;这个"我"是其反对者的时代性同谋又是反对者原则上的掘墓人。有时候,我甚至觉得,沈浩波谲诡殊甚,像戏剧中的潜伏者,他深谙对手的花招、软肋和强势,并能与之周旋,然后再用对方的言辞,呈现出我们这个时代的恶之花,预支我们共同的末日景象。
《月圆之夜》沿袭了沈氏的风格,是其除《文楼村纪事》个案之外的又一组落在地上现场性书写。由精神上的反抗与拒斥转入逼视现实的写作场域,我觉得这是其诗歌越来越具有生命力的象征之一。(选自2014年5月《诗刊》)







 

温馨提示: 收养子女应遵循《中华人民共和国收养法》。法律严禁买卖儿童或者借收养名义买卖儿童!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规定,收买被拐卖的妇女、儿童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根据《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民政部、司法部、全国妇联关于打击拐卖妇女儿童犯罪有关问题的通知》中规定“出卖亲生子女的,由公安机关依法没收非法所得,并处以罚款;以营利为目的,出卖不满十四周岁子女,情节恶劣的,借收养名义拐卖儿童的,以及出卖捡拾的,均应以拐卖儿童罪追究刑事责任。

如需帮助请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关注孤儿网微信公众号,同时可接收认证信息与最新动态

 

在法律允许的范围内,孤儿网在此声明,不承担用户或任何人士就使用或未能使用本网站所提供的信息或任何链接或项目所引致

的任何直接、间接、附带、从属、特殊、惩罚性或惩戒性的损害偿。孤儿网图片,文字之类版权申明,因为网站 可以由注册用户

自行上传图片或文字,本网站无法鉴别所上传图片或文字的知识版权和真实性,如果侵犯,请及时通知我 们,孤儿网将在第一时

间及时删除。如发现发布虚假信息者,请点上方方举报,经孤儿网核实后,锁定其ID存档其所有信息并 予以警告,情节严重的,孤儿

网就为国家司法机关提供相应的违法犯罪者的线索和证据让司法机关依法打击。凡以任何方式 登陆孤儿网或直接、间接使用孤儿

网资料者,视为自愿接受本网站声明的约束。

---------------------------------------------------------------------------------------------------------------------------------------------------------------

发表于 2018-1-28 09:09:57
系统提示!孤儿网所有通知都是通过孤儿网公众号或您绑定的手机和站内系统提醒发送,不会以个人方式联系您,敬请留意!孤儿网致力于孤残儿童、留守儿童、被拐儿童的救助、就业、助养。

-------------------------------------------------------------------------------------------------------------------------------------

温馨提示: 收养子女应遵循《中华人民共和国收养法》。法律严禁买卖儿童或者借收养名义买卖儿童!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7-21 18:55:58
孤儿网声明!在法律允许的范围内,孤儿网在此声明,不承担用户或任何人士就使用或未能使用本网站所提供的信息或任何链接或项目所引致的任何直接、间接、附带、从属、特殊、惩罚性或惩戒性的损害偿。孤儿网图片,文字之类版权申明,因为网站可以由注册用户自行上传图片或文字,本网站无法鉴别所上传图片或文字的知识版权和真实性,如果侵犯,请及时通知我们,孤儿网将在第一时间及时删除。如发现发布虚假信息者,请点上方方举报,经孤儿网核实后,锁定其ID存档其所有信息并予以警告,情节严重的,孤儿网就为国家司法机关提供相应的违法犯罪者的线索和证据让司法机关依法打击。凡以任何方式登陆孤儿网或直接、间接使用孤儿网资料者,视为自愿接受本网站声明的约束。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新帖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 这个现在还没有多严重 。但越涨

    生病了、没钱医治、望好心人帮助、需要1万、如果治好了。花不了一万,哪剩多少原路转回给你,剩下的我

  • 我是女孩,从小被助养,养父又重

    我姓丰,蒙自苗族人。我从小被助养,去年的时候养父又重病去世,导致我没有中考,只能到玉溪来上职中。

  • 真希望心人,帮帮我

    自我介绍一下,本人来自广东省雷州市人。从小就是个孤儿,从小陪伴爷爷奶奶长大。现在长了最亲的人,也

  • 患脊髓性肌肉萎缩症孩子求助助养

    我孩子2020年8月13号出生,6.4斤,现已七个月份确诊为脊髓性肌肉萎缩症(SMA),孩子乖巧懂事,人见都

  • 救急不救穷,希望能被拉一把。真

    我现在四川成都锦江区,年前一场单方面事故,也就是我自己撞上护栏。导致自己腿摔伤,接近一个月没有工

孤儿网|关于孤儿网|联系孤儿网|法律法规|手机版|Archiver

Copyright © 2006 - 2020 Orphan All rights reserved.鲁ICP备13018343号

Powered by Orphan X3.2. Theme designed by 子女梦 负豪筹.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